您当前的位置:中国移动科技网要闻正文

反垄断阴霾已至劈柴哥能否护住谷歌的遮羞布海外周选

2021-07-16 14:45:01 来源:新浪科技
反垄断阴霾已至劈柴哥能否护住谷歌的遮羞布海外周选

  编译/樵夫

  北京时间7月13日,有报道称谷歌将被法国反垄断部门罚款5亿欧元(约5.93亿美元)。而就在前一天,谷歌公司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也被称作“劈柴哥”)接受了BBC的深度专访,其中就谈到了涉及税收、隐私和反垄断等许多有争议的问题。

  不只要做CEO,还要做道德楷模

  皮查伊出生在印度南部泰米尔纳德邦的一个中产阶级家庭。他为人低调,温文尔雅,很少装腔作势。比如,人们不会在美国独立日那天看到他在Instagram上像扎克伯格一样站在电动冲浪板上手拿美国国旗的视频。

  据BBC的采访,他不吃肉,开特斯拉;他崇拜阿兰·图灵(Alan Turing),希望自己当初能有机会见到史蒂芬·霍金(Stephen Hawking);此外,他还很嫉妒亚马逊CEO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能有机会飞入太空。

  在谷歌,他赢得了工程师和软件开发人员的支持。皮查伊本身就是一名优秀的工程师,这对他的管理工作很有帮助。但即便如此,实际工作起来也并非易事。硅谷人才济济,自负的人不在少数,但他们却都对皮查伊敬重有加。

  周围的人都说皮查伊是一个为人善良、体贴他人的领导者。所有认识他的人都说,他真心希望把自己树立成一个道德楷模。

  在谈到科技对提高生活水平的影响时,他显得很理想主义,这都源于他一些成长和工作经历。许多技术都对他产生了重大影响,从他们日思夜盼的拨盘电话,到每个月都会挤在上面吃一顿晚餐的踏板车。

  此外,他在公众场合的表现地往往张弛有度,由此达成的效果令其他大型科技公司的高管颇为惊讶。他在国会的证词很少导致谷歌股价下跌。他温和的态度和对细节的把握总能帮助他化险为夷。

  有人认为,在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的领导下,谷歌始终怀有开拓精神和创业热情,勇于冒险。但在此之后,确实应该有一个像他这样低调、稳健、谨慎的领导者来缓解公众焦虑,赢得政府官员的好感。

图: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

  未来看好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

  过去的23年里,在当今这个自由、开放的互联网形成的过程中,谷歌做出了很大的贡献。

  可以说,谷歌是世界上有史以来最复杂、最重要、最富有的企业之一。而身为它的领导者,皮查伊是谷歌历史上最有成效、最受欢迎、最受尊敬的产品经理,所以才在一众同仁中脱颖而出。

  他不仅是谷歌及其母公司Alphabet的老板,也是Waze、FitBit和DeepMind等人工智能先驱的最终领导者。仅在谷歌,他就负责Gmail、Chrome浏览器、谷歌地图、谷歌地球、谷歌文档、谷歌相册、Android操作系统等众多产品。

  其中,虽然Chrome浏览器和Android移动操作系统都不是皮查伊的原创(Android 一度由安迪·鲁宾(Andy Rubin)领导),但却在他的带领下风靡全球。

  然而,迄今为止,谷歌最为人所熟知的产品仍是谷歌搜索。随着“Google一下”渗透到日常生活,“Google”甚至变成了一个动词。

  但皮查伊表示,在接下来的25年里,另外两项发展将进一步改变世界,那就是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

  “我认为这是人类有史以来开发和研究的最深刻的技术。”他说,“估计你会想到火、电或互联网,大概就类似于这些。但我认为人工智能比这些更深刻。”

  从本质上讲,人工智能是试图在机器中复制人类智能。各种人工智能系统已经比人类更擅长解决某些特定类型的问题。

  而量子计算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技术。普通计算机基于二进制的物质状态,即0或1。中间没有任何东西。这些位置称为“位”。

  但是在量子或亚原子水平上,物质的行为模式则有所不同:它可以同时为0或1,抑或两者之间的其他状态。量子计算机建立在量子位上,它会将物质可能处于的这些状态都纳入考虑。这项技术理解起来有点困难,但它的确能改变世界。

  皮查伊和其他科技专家发现,其中蕴含的可能性令人激动不已。他称:“(量子)并不适用于所有事情。有些事情用我们现在的计算模式效果反而更好,但量子计算将为某些事情开辟全新的解决方案。”

  从某种意义上说,皮查伊现在的任务是从产品管理层面应对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的无限挑战。

  明智的领导者,管理上也有潜在陷阱

  此外,在皮查伊的管理领导下,谷歌公司的股价更是可圈可点。纵观历史,没有多少CEO能为公司创造1万亿美元的市值。

  但据谷歌前员工和许多其他密切观察者称,一些特质在帮助皮查伊成为明智的反周期领导者的同时,也给他带来了潜在的陷阱。他们在以下几个问题上形成了共识。

  第一,现在的谷歌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谨慎。

  第二,谷歌跟风推出了一堆产品,缺少了很多原创性。从某种意义上说,它是在看到其他企业做出了伟大的发明后,才下令自己的工程师对这些发明进行改进。

  第三,皮查伊大举下注的很多项目都失败了,包括谷歌眼镜、Google+、Google Wave和Project Loon。谷歌当然可以合理地反驳说,这些实验和失败都是有价值百科的。而且,这与上面的第一点存在冲突。

  第四,谷歌似乎已经丧失了为人类解决重大问题的雄心壮志。在旧金山以南的那一小片狭长地带上,聚集了世界上数量最多的计算机科学博士。所以肯定有人会问:拥有这么多一流人才的谷歌,难道不应该着手解决气候变化问题,或者想法治愈癌症吗?这种批评似乎与皮查伊的过往记录格格不入,但却很常见。

  最后,他应该得到极大的同情,因为在文化战争的时代,管理像谷歌这样拥有庞大、顽固、苛刻且心怀理想主义的员工队伍,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如今的谷歌经常出现在新闻中,有时是因为员工渴求多元化或薪酬公平而罢工,还有的时候则是因为关键人物的身份引发了争议。

  但BBC记者认为,谷歌拥有10万多名员工,其中许多人都很自以为是,甚至流露出激进主义者的秉性,这类人根本无法控制。一方面,谷歌的全球员工观点各异,充分体现出认知多样性;另一方面,人们却希望它能以一家公司的身份在特定问题上挺身而出。这二者之间本身就存在矛盾。

  涉嫌反垄断、避税带来声誉风险

  目前,皮查伊最“头疼”的应该是各国愈演愈烈的反垄断风潮。此时更是恰逢谷歌每天遭遇一连串的审查和批评之际,其中最突出的是税收、隐私和所谓的垄断地位。

  谷歌在跟税收有关的问题上采取防御措施。多年来,谷歌花费巨资聘请会计师和律师帮助他们合法避税。

  例如,谷歌2017年通过一家荷兰空壳公司将200多亿美元转移到百慕大,这也是其“双层爱尔兰,荷兰三明治”战略的一部分。

  当BBC记者在采访中提起此事时,皮查伊表示谷歌不再实施这项计划。身为全世界最大的纳税人之一,谷歌将在其涉足的所有国家/地区遵守当地税法。

  但当记者建议皮查伊做出承诺,然后让谷歌立即撤出所有避税天堂时,他没有接受这个提议。

  但他确实明确表示“围绕全球最低企业税展开的对话令他颇受鼓舞”。

  由此可见,谷歌正与政策制定者合作,寻找让税收更简单高效的方法。谷歌大部分研发和收入都在美国,那里也是它的主要纳税地。

  此外,谷歌过去十年的有效税率达到20%,比许多公司都高。尽管如此,当世界各地通过对普通民众征税来筹集和支付数万亿美元抗疫资金时,使用避税天堂的行为难免给公司的声誉带来风险。

  此外,谷歌还在其他一些领域面临持续不断,甚至愈演愈烈的审查,包括数据、隐私以及是否在搜索行业获得了实际上的垄断地位——众所周知,它的确已经占据了搜索市场的主导地位。

  对此,皮查伊表示,谷歌的产品是免费的,用户可以轻易切换到其它平台。

  Facebook也持有同样的说辞:Facebook上个月得到了华盛顿特区法官詹姆斯·博斯伯格(James Boasberg)的有力背书——他当时驳回了针对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发起一系列反垄断诉讼,理由是这些案件都不符合当前对垄断的定义(即“以获利为目的提高价格或排挤竞争对手的能力” )。

  但监管机构大都不这么认为。相关机构曾表示,应当出台新的法规,对这种新型企业巨头加强审查。博斯伯格法官对Facebook的裁决就证实了这一需求。32岁的联邦贸易委员会(FTC)新任主席莉娜·可汗(Lina Khan)此前也表示,在科技巨头“赢者通吃”的新时代,应因时而治,扩大垄断的定义。

  谷歌的未来将走向何方?

  对于谷歌未来的发展,一些科技行业从业者感到担忧,他们希望谷歌能够加快发展脚步。但在两极分化的西方国家,许多选民却希望科技巨头能放慢脚步。

  但这种情况显然不可能发生,公司发展加速是常态,历史的车轮只会越转越快。

  此外,西方立法者和监管机构行动迟缓、效率低下、易于游说,而疫情的爆发则占据了大量网络带宽,所以西方国家现在很大程度上要等待像桑达尔·皮查伊这样的人来决定究竟要朝什么方向发展,虽然皮查伊认为他并不该担此重任。

原标题:反垄断阴霾已至劈柴哥能否护住谷歌的遮羞布海外周选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红旗敬英雄 雪车助冬运 红旗携手中国体育再启新程

12月10-12日|相约在冬季 SSHT全方位展现智能家居生态圈

ikbc X 中国航天•神舟传媒联名键盘:航天梦可以有多浪漫?去赴一场与浩瀚宇宙的约会

“如果发现本网站发布的资讯影响到您的版权,可以联系本站!同时欢迎来本站投稿!